襄樊信息网
美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

史上第一妖孽第四卷落凡第十九章倒霉

发布时间:2019-11-20 01:59:34 编辑:笔名

史上第一妖孽 第四卷落凡 第十九章倒霉

书阁,无论是仙界还是妖界都是极其重要的地方,入书阁,需沐浴,更衣,静思。

也正是如此去书阁前,王小拿需要先找到自己的住处,杂役弟子在云厉宗的地位很低,不过幸运的是王小拿还有一药园杂役管事的身份,这个身份在杂役弟子中算是高的。

有腰牌指引王小拿很顺利的便寻到药园,只是这药园的位置让王小拿惊讶,是一座死火山的山顶,不要小看整个这个山顶,云厉宗早已用法术将整个山顶铲去,泥土是厚重的火山灰化成,蕴含了火土之道,也因为如此靠近火山口的位置种植是一片火红的果子。就种植在这片泥土之中,不远处却又一片湖泊,显然是火山喷发时,凹陷造成的,不用说这湖水便是无根之水,湖泊附近便不是单一的灵植了,五颜六色种类繁多。

王小拿虽然跟蛮牛大叔学了不少药理知识,对仙界植物的认知大部分都是些珍惜昂贵的灵植,眼下的这些灵植,大部分都有些陌生。

云厉宗不愧是黑云帝国第一大宗门,这药园从火山口蔓延到山体底部,放眼望去数千亩之光,不过越靠近山下,灵植的价值约低,山底已经换成了普通的草药。

供养数万人的宗门,大部分丹药的灵植都是出自这里,王小拿迈进要药园,便有的弟子迎了上来。

“令牌”

王小拿抬手递了过去,那人看了一眼有些诧异的说道:“辰区,沿着山路往下走,半山腰处便是,药园不允许胡乱走动,闯入别人负责的区域,被打死也活该”

心情愉悦收起腰牌,王小拿很快便来到自己负责的辰区,三座茅草屋,一个不大的院子,院子里种着些草药,已经杂乱不堪,小院之中似乎也好久没有人居住。

王小拿傻眼了,什么情况,怎么没有人在,看了看脚下的泥土,王小拿心中便知晓了几分,这泥土中的灵气恐怕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,灵植也就没有什么价值,恐怕种出来的东西也不受宗门待见,久而久之这一片药园几乎没有人管理了。

怪不得能有一杂役管事空闲下来,恐怕是这里管事刚找理由离开吧,果然贪官没好货,这地方安排给别的弟子,平白无故得罪人不说,还不一定能落得好处,只有自己这么一个生人,什么都不懂,才会欣然接受,现在想退去恐怕也不行了。

王小拿摇摇头,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,还是要先去云厉宗的书阁,自己想要知道事情,那里面应该都有记载。

沐浴过后,换了一件青灰色道袍,头发也跟着竖起,杂役管事的衣衫,还算得体,王小拿便离开了药园。

随着王小拿的离开,整个药园沸沸扬扬的议论声传开了。

“辰区的废旧园子竟然有人接受了”

“可不,不知道那个傻子,什么都敢接,那个倒霉的李管事刚想尽办法离开,这又进来一个”

“哈哈,说起来,上任的李管事可真够惨了,宗门交代的任务没有一次完成的,不要说换取足够的丹药了,恐怕这些年在别处积累的丹药也倒贴进去”

“李管事可不仅仅是倒贴了丹药离开,这几年还没有时间出去寻找新的灵植,更没换取其他弟子获取的灵植,他那院子里面的灵植物,已经遍地都是,他是一点进项都没有,还没少被宗门处罚”

“可不,要不是当机立断,将最后的一点家底掏出来,换掉这个差事,估摸着怎么死的都不知道”

“不过现在,又有人接受,这下好了,宗门倒数第一的位置,有人接手,咱们兄弟几人又能轻松过上几年了”

“哈哈,可不,又有笑话可以看了”

王小拿自然不知道这些,不过心中边走边琢磨,这辰区的药园,不偏向水火任何一位,灵气中庸,种出来的灵植物,可以说比不上其他区域的任何一处,现在地表的灵气枯竭,应该是有人急功近利抽取了土壤中的灵气,才会导致现在的状态。

自己还知道要在这云厉宗呆多久,想要过几天舒服日子,还真不容易,不过眼下还是先熟悉这凡灵界的灵植,然后再看看这云厉宗,多久会有一次飞升,飞升的资格是什么。这药园的事情慢慢解决吧。

书阁在云厉宗后山的峡谷之中,行走半柱香的时间,便到了峡谷之中,这峡谷之中没有花草鸟兽,却种满了灵树,这些宽叶的树木,并不高耸,却粗壮,经叶子过滤的灵气,容易让人沉心静气,

峡谷中并没有书阁的影子,只有一座石碑立在哪里,这石碑之上字,乃是云厉宗,开山祖师留下来的字迹。

“吾凡灵界之所得,尽留于此处,云厉宗弟子均可换取,私自带走者杀,私自毁坏者杀,擅自闯入者杀锁山道人留书”

这云厉宗的开山老祖便是锁山道人了,将腰牌放入墓碑凹槽,传送过后,王小拿便身处一静室之中,静思半柱香后,眼前的房门打开,熙攘的人群很多,却没有说话者,一排排的玉阁,这就是云厉宗,开山以来所有的积累。

王小拿很快便找到了药园区,这里的玉简不多,不过也有数百枚之多,这书阁中的玉简,并非所有都是免费的。

不过显然眼下药园区域是不用任何门贡便可换取,不仅仅是这里,妖兽以及修妖者区的玉简都是免费学习的。

王小拿取出一枚玉简便细心品读起来,这凡灵的灵植虽然药性偏弱,可是药理却相差无几,也正是如此王小拿浏览的速度,特别快。以至于,王小拿浏览的速度,引起了不少人的侧目观看。

“这人还真是大胆,竟然敢来这里哗然取宠”不少人脸上挂着冷笑,在他们看来王小拿如此做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不知道看重了书阁中的那位师妹,不然谁会如此无聊,来这里做这样的蠢事。

如此做可是大不敬的过错,一般宗门的处罚很是严厉,当然王小拿并不知道这样的规矩,童欣这个接引人可以说是很不负,门派大部分规矩王小拿并不知道。

随着钟声响起,一日很快便结束,书阁中的弟子,皆被送出,王小拿疲惫的伸了伸懒腰,记录玉简,颇为耗费心神。

不过随后他便发现不对的地方,自己竟然身居高台之上,身后的崖壁上雕刻着书山道场四个大字。

台下的弟子对自己指指点点,笑声更是不断“看,今天竟然有人被送到了书山台”

“可不,新来的弟子吧

,哈哈这下有的看了,来书阁胡闹,被惩处可是不轻”

“多少年没有这样的弟子了,这下有的看了,不知道是那个小师妹值得他如此做”

“哈哈,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老书头的逆鳞他都敢碰触,这下有的看了”

台下弟子竟然没有散去的意思,各个都在哪等着看笑话,按衣衫来看,内外门弟子,杂役皆可前来学习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”高台另一侧,一位头戴方巾的书生出现在哪里,只不过两鬓发白,皱纹明显,显然年岁很高,寿命应该已经到了极限。

“弟子,王小拿”

“可是刚入门?”

“是”

“怪不得,会如此”

“那女子是何人?”

“女子?”王小拿蒙圈了,问自己引门人?当下回道:“童欣?我也不知道她在何处”

“啊”随着王小拿话音,台下面传出一声惊呼声。

童欣这个名字,门中鲜有不知的,美貌,天资过人,三圣之一的白斜子他老人家的亲传弟子,虽然刚刚试炼完毕,可她的修为,在内门弟子中已经算是中等了。

“我知道这家伙是谁了”

“是谁?”

“你最近一直在书阁吧,打破了宗门寻仙路最慢记录的王小拿白,据说走了整整一年的寻仙路,刚通过宗门考验”

“不是吧,寻仙路走了一年,我的天,这天资也能入门”

“不知道了吧,这家伙,阵法之道上非常厉害,将精英弟子张师兄几人全困在的登仙台上,到现在还没出来呢”

“啊,开什么玩笑,这样的天资,能困住精英弟子”

“谁知道呢,据说这家伙邪门的很,那童欣小师妹,虽然将他引入门,可不知为何从来没有搭理他,这家伙不会是想通过这个方法,引童欣师妹的注意吧”

“肃静”老书头的声音爆裂开来,整个台下瞬间安静下来:“你可知对书阁不敬是什么下场”

“对书阁不敬?”王小拿疑惑了,这是搞什么鬼,虽然我看不上修仙者,可是对能祖先学问记录下来的玉简书阁,可是不敢有半丝的不敬,沐浴,更衣,静思,自己都细心去做。

见王小拿竟然已露出疑惑之色,老书头的脸上的愤怒之色,再也无法掩盖,一挥手,王小拿在书阁中读取玉简的画面出现书山台上。

王小拿看书的速度先前,还是很慢,随着时间的推移,每一块玉简放在额头的时间不过几分钟,这样的事件不过是仅仅浏览的时间。可是偏偏王小拿取得玉简,都是极其珍贵的灵玉,这样的玉简可不是记录的概要,而是详尽的药理知识。

众人见王小拿如此做各个流露出不满的情绪,这显然是在捣乱了,玉简中的灵气一旦消耗殆尽,这玉简也就废了,王小拿如此浏览玉简,这跟毁坏玉简已经没有什么两样了。

黑龙江治疗癫痫病有哪家医院
合肥治疗阳痿费用
天津治疗盆腔炎医院
阜阳肿瘤医院怎么样
上海江城皮肤病医院胡鸿泰